高温机坪装卸工:每人每天40000步,运送10吨行李货物

发布时间:2020-09-01 20:01:41

八月,重庆迎来了烧烤模式,高温预警频频响起。在重庆江北国际机场,机坪装卸工石玉全和同事冒着烈日和地面温度50多℃的高温,确保进出港航班的行李和货物装卸。他们在座位之间旅行,平均每天4万步,飞行35次,装卸超过10吨行李。

图片和图片

中午时分,烈日烘烤着机坪,热浪在空气中翻涌,一架由石家庄飞来的航班在重庆江北国际机场t3航站楼平稳降落。为了让机上旅客能尽早拿到托运的行李,石玉全早在5分钟前就顶着烈日在机位上等候,准备即将到来的装卸工作。

今年50岁的石玉全是重庆空港航空地面服务有限公司的一名机坪装卸工,主要负责装卸江北机场t3航站楼进出港航班的行李货物,至今已在这个岗位上坚守了15年。

飞机降落并停下来后,石玉泉和团队把准备好的平板车推到了飞机的货舱。门打开,一名工人爬上货舱,将行李抬出船舱,石玉泉接过行李,整齐地放在平车上。根据要求,他们必须在10分钟内把所有的行李搬到平床上。大家争分夺秒,有条不紊。

牵引车将装满行李的平板车拉至行李分拣厅,这意味着本趟航班的卸机工作已经结束。此时,石玉全的衣背早已被汗水浸透。他擦了擦满头的汗,掏出裤袋里的水杯喝了一大口水。像现在这么热的天气,我一天差不多能喝掉10瓶水。他说。

8月的重庆大部分时间晴热少雨,高温预警频频拉响。烈日下停机坪的地表温度通常不低于50℃,货舱内更是闷热难耐,为了防止晒伤,装卸员们必须穿着长袖长裤工作。有时候热得汗水流到眼睛里,视线都模糊了。石玉全坦言,在3年前的一次装卸工作中,经历了长时间的高温暴晒后,他在卸机结束时感到头昏,直接摔倒在了停机坪上。

装卸班实行两天工作制,两天休息轮班制。石玉泉平均每天工作15小时,有时凌晨三点半起床,有时凌晨不下班。由于航班调整,机械故障,天气异常等因素,其下班时间往往未知。装卸队队长金振鑫坦言:我们只有准确的工作时间,没有准确的工作时间。

由于飞机发动机和货舱的距离很近,发动机的噪音经常充满耳朵,石玉泉经常出现耳鸣的情况,总是感觉耳朵里的嗡嗡声,入睡时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安静下来。金振鑫说,飞机最高的货舱只有1.3米,人在里面爬不起来,只能弯腰或跪着搬运行李和货物,很长一段时间,他们的腰膝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损伤。

一名机坪装卸工平均一天保障35架次的航班、装卸10吨左右的行李和货物,奔波在各个机位之间,一天下来最少走4万步。有时候遇到航班进出高峰或者航班延误,装卸工作全部集中到同一时间,装卸工们往往顾不上休息,刚结束一趟航班的装卸工作,又立即赶到下一趟航班的机位开始搬运工作。这时候就只能咬紧牙关,确保完成任务。石玉全说。

记者:柯高阳报道员:黄昊、张艺、李嘉莹

找记者,报道,求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应用或搜索我们聊天小程序一点智能站,全省600多家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报道!我要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