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据媒体报道,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研究生院近日发布了关于部分延长博士生退出的公告,并列出了33名计划辍学的未接触博士生名单。据公告称,这些2005至2008年被录取的 [详细]

从几个角度看研究生的集中撤离。

发布时间:2020-09-23 20:01:38

据媒体报道,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研究生院近日发布了关于部分延长博士生退出的公告,并列出了33名计划辍学的未接触博士生名单。据公告称,这些2005至2008年被录取的博士生是学习时间最长的博士生。报告指出,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30多所高校公开退休研究生1300多人,原因有超过最大学习年限、未入学、申请退学等。

根据年级理论,2005年注册的博士已经是2020年的第十个五年计划。考虑到学校的教学和培训资源有限,各种服务,包括后勤服务尚未社会化,为了保持培训质量,一些高校按照学校的有关规定撤出了这些没有联系的博士生。有评论者指出,这是中国大学教育从严格进入、从宽处理到严格进入、严格退出的自然体现,也是高校学生管理的正常行为。事实上,从宽大到严格确实是造成这些现象的主要原因。然而,类似事件在不久的将来已经集中和集中起来,引起了公众的持续关注,仍然值得认真分析。

最近研究生大规模集中退出,很大一部分是过去研究生管理的历史欠费。有必要,但不会成为常态。进入21世纪以来,研究生教育进入快速发展期,研究生录取人数从20年前的10万人左右跃升至1人。博士生人数从20年前的2.5万人左右跃升到今年的10万人以上。在数量快速增长的同时,相应的管理却相对滞后。多年未毕业,不再参与学习的僵尸研究生越来越多,严重影响了研究生教育的质量和声誉。因此,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加强研究生管理,提高研究生教育质量的文件,提出要完善研究生培养分流和退出制度。对不适合继续攻读学位的研究生,要提前分流,加大分流力度。

研究生的撤离,特别是研究生的大规模集中撤走,对在校学生来说也是一种无声的震撼和敬畏教育。有效,但不应成为规范。退却实质上是一种教育惩罚,也是最严厉的教育惩罚。退的严苛性和特殊性在于它是一种被动的接受行为,基本上没有任何轮换和协商的空间,学生的声誉自然受到影响。最严厉的方式不应该是例行公事。反过来,如果这种大规模的集中撤退成为常态,学校教育,至少是纪律或预警系统,很可能会出错。当然,在实行这一制度之前,有必要退出,但这不应成为大学严格退出的主要观念。

集中清退一批研究生,在高校,应该类似于一种‘挥泪斩马谡’的行为。学生达不到学校的毕业要求,必须按规矩处理,通过严格的制度规范学生的行为,以达到‘不清退’或‘少清退’的教育目的。这就是要加强培养,完善导师制度,提高导师指导频率,缩小指导学生规模,严格和完善招生考试,课程学习,论文开题,中期考核,论文答辩等环节,真正建立研究生分流退出机制但另一方面,高校也不得不流泪反思,如何更好地让学生不撤或少撤。此外,还应建立多元灵活的学业管理制度,如休学,转学,退学,毕业等,让学生在毕业,除名之外,有更多更好的选择。